<rt id="qgwi8"><optgroup id="qgwi8"></optgroup></rt>
<sup id="qgwi8"><optgroup id="qgwi8"></optgroup></sup>
<rt id="qgwi8"></rt>
<rt id="qgwi8"><optgroup id="qgwi8"></optgroup></rt>
<rt id="qgwi8"><optgroup id="qgwi8"></optgroup></rt><rt id="qgwi8"></rt>
<rt id="qgwi8"></rt>

首頁 > 藝術理論 > 藝術批評 > 臨川李氏藏本《淳化閣帖》之介紹與考證

臨川李氏藏本《淳化閣帖》之介紹與考證

【校讀者案】《臨川李氏藏本〈淳化閣帖〉之介紹與考證》,周伯鼎先生遺稿,凡七十五紙,原藏天津周叔弢先生處,現藏北京大學周景良先生寓齋。伯鼎先生諱震良,字伯鼎,以字行。身前為山東工學院電機系教授,是20世紀著名電機工程師及書法史名家。伯鼎先生祖籍安徽建德(今東至縣),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生于揚州,1981年病逝于濟南。曾祖周馥,以幕府起家,官至兩江總督、兩廣總督,為李鴻章推行北洋海防、洋務建設及諸端政要幕后最重要之助手,風雨龍門四十年,與李始終相與;同時也是晚清內政外史上一關鍵人物,國之干城。祖父周學海,光緒壬辰(1892年)進士,與蔡元培、張元濟、傅增湘、熊希齡同科,歷官內閣中書、揚州府河捕同知、知府、江蘇候補道、浙江候補道,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病卒。生平耽精醫術,闡發古籍靡遺,刻有《周氏醫學叢書》。父親周達,字梅泉(一作美泉),號今覺庵,民國蜚聲一時的詩人、數學研究先驅、“集郵大王”。今覺庵詩,鄭孝婿評許甚高,王揖唐《今傳是樓詩話》、錢鍾書《容安館札記》均有評述。民國人筆記稱周達,“性聰穎,博覽群書,尤精算學,無師承而一見驟解,蓋夙慧也。嘗游日本,彼國邃于此學者,咸欽服之,且邀入會,期時往來,共切磋云。近日學堂林立,算學尤為百學之宗,我國精此詣者尚不多覯,將來羽儀王國、甄陶多士,豈有出觀察之右者哉!” 伯鼎先生早年入上海同濟大學電機系,畢業后歷任秦皇島發電廠、青島華新紗廠、德國西門子、蘇州蘇綸紗廠電機工程師。抗戰勝利,受國民政府資源委員會派遣,赴臺工作,“二二八事件”后,返回大陸。1952年始,任山東工學院電機系教授。伯鼎先生終身兩大嗜好:一,喜誦佛經,終身信佛食素;二,喜好書法,尤精于鑑別古代法書,進行藝術史研究。周叔弢先生嘗語人曰:“伯鼎健談,是‘書學研究院’”,“所談運筆之法,非下苦工不能有所得也。”俞劍華《魯冀晉美術文物考察記》亦云:“周氏雖攻工學,對書畫極有研究,收藏頗多,惜不能盡覽,尤嗜端硯,收藏亦富。”概可見伯鼎先生之崖岸、旨趣。

伯鼎先生此文,寫好即呈三叔周叔弢先生審閱。弢翁1979年9月3日致周玨良先生函云:“紹良來,收到《閣帖》。適伯鼎的《閣帖》研究及考證寄到,可以參考對閱。許多玄妙處,我還不能領會也。” 1980年3月31日致玨良先生函,又云:“本月初伯鼎家三人煤氣中毒,大嫂已逝世,伯鼎仍未清醒,恐不易恢復。《論閣帖書》因罵人處太多,未能付印,是憾事也。”均可見周叔弢先生對伯鼎先生此文之推重。

此次整理,系受周景良先生委託。由首都師范大學中國書法文化研究院徐志超先生據手稿錄入整理,北京大學孟繁之先生復校,并呈周景良先生審定。文中附圖,由周景良先生提供。

?

?

?

我國書法之衍變由大小篆而漢隸章草,至漢末真行今草出。鍾張并極,弟子徧于兩晉,王羲之突出其間,于是集大成,膺書圣之稱,及今言書法,亦惟山陰是歸。顧代遠年演,蘭亭棐幾婿化云煙,而歷劫倖存之一鱗片爪,或出勾填,用工粗忽;或出于摹擬,形神俱非。欲窺廬山真面,輒有云迷霧合之感。至于《蘭亭》千百信如聚訟,《圣教》一序又屬集出,舉此未足饜學者之求。獨有宋初《淳化閣帖》褒集右軍書達一百五十五帖之多,可謂網羅宏富。惟棗木原刻世無傳本,且即當時各州之覆刻,如《潭》,如《絳》,如《二王府帖》,如《泉州》,如《臨江》,以至《大觀》、《太青樓》帖等原本,當南宋時已罕如星鳳。蓋時值靖康,戎馬倉黃,木石俱焚,何況紙素。以是后世書法名家鉅子,各是己是,此主彼奴,人寶家珍,莫衷于一,良無確鑿之標準耳。然則欲求王氏之真諦,豈亦言哉。

憶民國十四五年(案1925—1926年)間,侍家君于許漢卿姑丈處。 座次,丈出眎新得臨川李氏舊藏之《淳化閣帖》,倩家君就流傳諸本比勘。家君罄旬日之力,校出不同于眾本者若干條,并以小楷書跋于后(帖后許漢卿跋本朱君尊人代筆,作者注)。時不佞方研習金石碑版之學,丈目余從事考訂此本刻搨時代,蓋借以提絜勖勉也。乃就紙墨搨法,妄擬出于南宋名工之手以報命,實于此帖之確切時代以及其優異之處茫無所知,皮毛之論,實深愧炸。周君伯鼎畢生精研二王書法,腕下有羲之鬼,病世傳王跡之紛亂,慮后學研求之迷惑,于是廣聚流傳之二王墨跡影本及《淳化》諸本,旁及《十七》、《大觀》諸帖,詳加校讎,剖析毫芒,考定李藏之閣帖為南宋國子監本,實是《淳化》祖刻之嫡嗣。舉凡王虛舟《閣帖考證》所摘之訛誤脫失,此本一之完好,復從結體、筆法、風格各方面闡明二王書法之精髓,以證此本審為衡度山陰家法之玉尺,他本全屬土且,一掃前此之紛紜,樹今后之指歸。且欲于二王之外選魏晉六朝名家法書裒集成冊,以為學書者之范本。仰見周君宣揚祖國文化,繼往開來之苦心孤詣,某學殖淺薄,本不敢置一詞,乃君以某于李藏之帖具有因緣,宜有所言,遂勉綴此小文以奉教。

?

一九七九年初夏 ?南山陽朱鑄禹于小潛采堂

?

?

第一章 ?《淳化閣帖》與書跡流傳情況

宋太宗于淳化三年(案992年)出內府所藏歷代名書刻之棗木版,共十卷。其中王羲之書三卷,王獻之書兩卷,兩晉六朝人書二卷,歷代帝王書一卷,唐人及古法帖各一卷。民間及后世自此翻刻,子孫蕃衍,世之學書者乃得多見前代名跡。黃山谷嘗謂:“恨無二萬錢置一部。”二萬錢雖稍多,然比之唐鍾紹京毀家求書,僅得右軍草書十馀紙、行書三紙者,所省豈不已多。又比之借人家藏名帖,鉤摹而學者,所便豈不已多。吾人預知《淳化閣帖》對于書法之功,不能不先談一下歷代名書,特別是二王的書跡流傳存燬的情況。

漢末東西晉書才輩出,而最為人所稱頌的莫如二王。晉以后歷代帝王好書者,莫不窮極搜索。宋齊以降,梁武帝尤好書,搜羅尤力。六朝每代不過數十年,換代之季每遭散失焚燬,故帝王之好書無異聚而殲之。根據唐張懷瓘的《二王書錄》,梁元帝在魏師攻陷前,命人聚古今圖書十四萬卷,并二王書七十八帙,七百六十七卷,全部焚燬。后唐太宗特好羲之書,下令天下進呈,廣求書跡,僅得羲之草書九百馀紙,行書二百馀紙,真書數十紙,經武后之亂,亦多散失。幸太宗在世時曾令僧懷仁集右軍行書,有《圣教序》之刻,其原石今尚存,且今尚存宋拓本。但既是集書,只傳用筆與結字,不傳行間。草書則有《十七帖》之刻,原石早亡,今所傳宋拓本亦是幾經傳摹翻刻,無復右軍筆意。另外則有唐僧大雅所集右軍行書《興福寺碑》,又名《半截碑》,有《圣教序》以外之字,舊拓尚可求。

宋太宗所刻閣帖,其原帖一部分乃得之前朝,一部分亦搜之民間。由于是木板易壞,故甚矜重,大臣有拜相者乃賜一部,其后不復賜,蓋版已損壞。當時以初拓祖本翻刻者已有潭州石刻,甚至再翻本亦勝彼損壞之祖本,故不復賜。及至大觀(案宋徽宗年號,1107—1110年),去淳化已百二十年,版雖尚在,實已損壞不堪,當時原帖尚在,徽宗乃有《大觀》之刻。《大觀》所據帖完全相同,僅先后次序、行之長短,與每帖標題有所改易者。《大觀》未聞有知名之翻刻。根據情理而論,《淳化》與《大觀》但得初拓之祖本,精翻一傳甚至再傳,亦應離原跡不遠,而事實乃有大謬不然者,此其故后章再談。

此處自然應提出一個問題,閣帖諸原跡何在,豈兵亂遭焚燬耶?抑金人虜之俱北耶?據南宋以后種種情況推測,必是悉遭焚燬,人間無復馀蹤。或謂宣和(案1111—1117年)、政和(案1119—1125年)之書畫何以猶有存者,此當別貯一處。閣帖原跡則根據種種之記載,以及明代諸叢刻,后世從無閣帖中一帖重現于世,即有同名之帖,亦是另一摹本。所以二王以及魏晉名書經過三次大浩劫:第一次為梁元帝之有意焚燬,聚而殲之,此次損失最大。第二次為唐太宗所藏經武后之亂復散失民間,雖非聚而殲之,然聚而復散,散而復聚,千馀紙之右軍書至淳化已不足百帖矣。靖康之難,又付之一炬。二王書至宋本已無多,宋內府已是竭澤而漁,閣帖外今世所存二王書數不滿十。吾所謂真跡不必親筆,但得精心鉤摹不失筆意,即作真跡觀可耳。及至清乾隆帝好書,搜索一生,僅得右軍《平安》、《何如》、《奉橘》、《快雪》數帖,又《萬歲通天帖》中之《姨母》、《初月》二帖,草書僅《初月》一帖,堪稱真跡,但非其最佳者。故《淳化》之刻,與山陰書法之斷續,有莫大關系。

《閣帖》雖真偽雜糅,然根據米芾、黃長睿、王澍三家之鑒定,尚有:

?

羲之真跡 ? ? ? ? ?約七十三帖 ? ?三百馀行

獻之真跡 ? ? ? ? ?約卅馀帖 ? ? ?二百馀行

兩晉六朝人真跡 ? ?約五十馀帖 ? ?三百馀行

?

如此洋洋大觀,但使有一善刻本,能得其真,無論其為祖本或一傳再傳者,均為人間瑰寶。所惜者,據南宋人記載,當時已不易見善本,何況后世。及至清人王澍著《淳化閣帖考證》,其平〔生〕所見諸本,已無一能免卅處之失誤。今日影印諸本皆證實其言,且筆意以今世所存右軍真跡繩之,筆劃起轉止處,其形狀當圓者方,當方者圓,草書使轉處當肥處瘦,當瘦處肥,圓弧曲度全不合法,平直之劃多半變形,結體準繩規矩全不嚴格,此等本對于學書者不但無益,且又害之,蓋以為“書圣”之書即是爾爾,翻被引入歧途,引入魔道。《閣帖》之名過大,二王、晉人書跡其中最多,而諸本如此,清代書家乃有舍帖從碑之論(阮元有《北碑南帖論》)。然碑皆正體,《圣教序》亦行書,草書則非《閣帖》不可(《十七帖》亦無善本)。二王、六朝書跡既經靖康之難,無復馀蹤,欲學二王,乃唯寄望于《淳化閣帖》及其姊妹刻本《大觀帖》,而所傳諸本如此失真,今人慨歎。《閣帖》之子如《潭》、《絳》之舊本,南宋人有得一見,已引為平生幸事,何況今日。故在今日無論祖本之初拓,但得據祖本一傳再傳之本出現于世,亦為書法界之一大事,因今日有影印可以化身千百也。《閣帖》不得佳本,吾人曾寄望于《大觀》,下面談一談《閣帖》姊妹本《大觀帖》。

淳化后一百廿年,宋徽宗以淳化版已損壞,乃于大觀二年(案1108年)用《淳化》所據原跡摹勒上石,僅行間稍高,每帖標題有所改正,先后次序有所改易,帖之多寡無增減,又改木版為石本。靖康之禍,不但原墨跡付之一炬,即《大觀》之石,亦多半化為灰燼。然而究竟是石版,不致全燬。好事者攜石之殘存者俱北,即今所謂《榷場殘本》是也。故《大觀》十冊俱全者悉是偽作,惟殘卷間有真者,蓋靖康之禍去大觀才十馀年,世尚未聞有翻刻,如《潭帖》之翻《淳化》者。然所傳《榷場殘本》亦非無翻刻,但零星翻刻,工程不大,不見著錄。如后章所述,將翁覃溪所題亦臨川李氏所藏《大觀》殘本與李本《閣帖》較,亦有不可原宥之錯誤。徽宗既自《閣帖》原真跡上石,豈得有此種錯誤,故此殘本亦是翻刻無疑。

另外繼《大觀》之后,徽宗尚有《太清樓法帖》之刻。據宋人《法帖譜系》,用《淳化》真跡外增入奇跡甚多,中有《蘭亭》者是也。然《太清樓》之刻既在《大觀》之后,工程又如此浩大,想工成時更近靖康之難,祖搨必不多,原石亦罹金人之禍,而時間淘汰文物之迅猛有非人所能想像者,《閣帖》之子孫蕃衍尚且不存,豈尚能望《太清樓》之初拓本耶?今所傳者,悉是偽作或粗劣之翻刻本耳。

?

前云帝王之好書無異聚而殲之,至宋又竭澤而漁,然后付之靖康一炬,雖有彙帖之刻,而善本不可得。后世收藏家求《閣帖》以外之二王遺跡,僅存上述《快雪》等數帖,及日本所存之《孔侍中》、《喪亂》、《二謝》耳。其有與《閣帖》同名者,《閣帖》既無善本,人曾對之心生希冀,冀其或是可勝《閣帖》之另一摹本,及李氏本生出,乃證其失真,如:

?

獻之《鴨頭丸帖》,現藏上海博物館,即明末馀清齋所刻。《閣帖》所刻據為真,此為輾轉傳摹本耳,雖有南宋內府收藏章,亦不能掩真鑒之目。關于此帖,后章再詳談。羲之《袁生帖》,明真賞齋曾刻,此亦失真之摹本。羲之《十一月廿七日帖》,此亦臨摹本,見第四章之比較。宋人刻《寶晉齋帖》雖有經老米鑒藏之帖,然渙之一帖經與李本《閣帖》比較,亦僅較差之另一摹本耳。《閣帖》以外之二王帖,諸叢帖所刻,除羲之《快雪時晴帖》、《姨母貼》、《初月帖》為真,馀如快雪堂之《羊參軍》、馀清齋之《思想帖》,雖有真源,亦經傳摹,已失真意。寶晉齋之大令《十二月割帖》,雖經老米鑒藏,無大令逸氣,終疑六朝好手所臨,買王得羊則有之,但還不是真跡。三希堂所得小王《中秋帖》,亦唐宋名手所臨,或謂即米臨,亦有見地,終非晉筆也。獻之《送梨帖》,亦僅臨摹本耳。

晉人二王以外,只陸機《平復帖》、王珣《伯遠帖》是真跡,其他如快雪堂所刻晉人帖,如王廙、王洽等,皆非閣帖原物,而是另一失真之摹本耳。

?

以上所定真偽優劣,有些是見過李本《閣帖》后加以研究比較,始敢做斷言者。李本之出,使有志學二王、晉人者增加無限力量,而數百年來世人對《閣帖》之希望,得以滿足。下章即介紹臨川李氏藏本《淳化閣帖》。

?

?

第二章 ?臨川李氏藏本《閣帖》之介紹

清康、雍間王澍(字虛舟)著《淳化閣帖考證》十二卷,參考宋、元、明一些著作,詳載自宋以來種種翻刻本,以及畢生所見各種本,并所見明代號稱自祖本翻刻之泉州本(《考證》稱為《世綵堂帖》),及明末肅府本(虛舟不及見乾隆御刻本),總結出諸本之共同摹失處有卅處之多。在清代稍晚,臨川大收藏家李宗瀚忽得一部完整十冊的閣帖,不但得免那卅處缺畫缺字的失誤,并且筆意生動,拖絲轉折宛如親見晉人握管臨池。當得此帖時,惜精于考證、鑒賞之翁方綱已逝世,致李氏其他碑帖俱有翁之題跋,而此本獨無。李宗瀚不久亦逝世,以致亦少其一跋。李氏子孫經友好勸說公之于世,時已有石印,乃于宣統元年(案1909年)付印,并由宗瀚孫李翊煌加一題跋。 此外僅有明萬曆間潘祖純一跋,疑為南宋淳熙(案宋孝宗年號,1174—1189年)修內司本。另外僅有清康熙間查昇一跋,僅稱其為善本,未有考據。此本在民國十五年(案1926年)歸當時大陸銀行總經理許漢卿,許在民國廿四年(案1935年)以珂羅版影印,但當時只印百廿部,以贈友好之嗜此道者,且邀請上海諸名流、收藏家、考古家如龐萊臣、陶蘭泉、李平書、吳湖帆等各出所藏閣帖名本與之比較。不但此本無他本之摹失處,且筆意宛然如生,起止使轉皆合晉人筆法,如親見晉人運筆,皆讚歎不已。然莫測其為何種本,但亦非祖本,以其為南紙南拓也(按此乃當時諸家意見)。

余于四十年前獲得一部石印本,彼時我早有一部有正書局印的張得天本,因我是學王右軍的,當時我早已熟悉右軍行書《圣教序》、《快雪》、《奉橘》,及日本所藏三帖,草書則以姜辰英本《十七帖》為主。我對張得天本之右軍帖本就不甚滿意,及得李本,與李本比較之下,覺其用筆可與《圣教序》及上述數真跡帖相印證,遠非張本之模棱。草書中與《十七帖》同名諸帖,與姜辰英本《十七帖》比較(姜本早歸日本,即今日本《書道全集》所載之“上野本”),始感姜本之失真。然限于當時之書法水平,亦不敢決其為天下第一。后十年復得一部珂羅版本,即許氏所印者,獲見許之題跋(在津門獲識朱鼎榮先生,乃知此跋即先生尊人為許氏代筆者),始進而研究《閣帖考證》。且經世既久,多見千百年來諸名家書,其依違晉人得失之處,以此本右軍諸真跡繩之,如燃犀照水,群邪無可逃。自家書詣亦因此長進,乃知此乃書法界之至寶,能滿足數百年來世人從《閣帖》學二王之希望。

時間淘汰文物之迅猛令人驚歎,時至今日,不但清末之石印本已罕有人知,老書家亦罕有一部在篋者。四十年前之珂羅版因所印甚少,益無人聞見。唯許家親友之好此道者,偶尚有一部未亡失耳。余乃因之發三愿:一、欲將此本重行影印,公之于世。原本未得前可以往日之影印本翻印,使吾國書法為之大振,一掃清人舍帖從碑之論,不但發揚此本之正宗書法,并通過比較將他本之謬誤,筆致偏離右軍筆意誤人不淺處一一指出,俾世人不但明白此本之為黃金,抑且明見他本之為糞土。二、考證出此為何種本,眾誤獨正之原因何在。三、《閣帖》為宋太宗命侍書王著所輯,由于王著學識荒謬,不知書法,其中真偽雜糅,雖經米元章、黃伯思、王虛舟先后鑒定,已得大部釐然明白。然其中仍有三人不同意見處,究竟以何人為準,且精真程度亦有等差,當與以公允之評價,在取為師范時便有選擇,選其真精者付印,將大大節省費用,利于學者。

日本書道源自我國,然其鉆研之功不可忽視,有《書道全集》之編輯,其在東晉冊中引諸《閣帖》亦無此本,顯然尚未獲見。吾年來嘗以此本示諸友好之好書法者,常遭淡漠,或有同意此本之稍勝他本,而無人同意他本之為土且,似乎書法可無嚴格之法度,似乎為了顯示此本之傳真且明見他本之失真,無可無不可。在后章吾將諸本與李本比較時,寫出我的見解,海內不乏高明之士,望進而教之。

?

?

第三章 ?李氏藏本《閣帖》之考證

帖學雖煩瑣,然若只求集中二王帖者,則唯有求之于《淳化閣帖》,及其姊妹本《大觀帖》與《太清樓帖》。前已說過,《太清樓帖》原拓本久寂無聞,亦未聞有翻刻本,所有傳世之本悉是偽作;《大觀》有十冊俱全者,皆是偽作。所傳《榷場殘本》尚有可觀,然細審亦有原本必無之摹失,想《榷場》亦是必無翻刻也。于是二王及晉人書之研究,乃集中希望于《淳化閣帖》,因其子孫繁多,一傳再傳之本或有歷劫經變倖存,逃災禍得傳于世者。王虛舟生于清康熙、雍正間,參考宋人之著述記載,下逮元、明之論述,并根據其平生所見各種本作《淳化閣帖考證》,實為此帖研究之大成。此書總結平生所見諸本,俱有共同,約卅處之摹失,且大部為失點失畫甚至失字。王澍沒后二百馀年,未聞有收藏家記述曾見一本能此卅處之摹失者,自有影印以來,吾國及影印諸本亦無一能免此病者,皆證實虛舟所考。直至李本以石印問世以來,仍未為世人所注意,仍繼續影印諸劣本。李氏本歸許時已為民國十五年(案1926年),海上諸名家亦未能定此為何種本。對于這個問題的解答,先要從祖本是木版還是石版談起。對此在宋時已有爭議,而主張木版者占勝。時至今日,種種跡象證明其為木版,所謂上石(《閣帖》每冊后有篆書“淳化三年奉旨摹勒上石”字樣),乃沿用古來慣用之詞。木刻可謂始于唐,廣用于宋,但無用“上木”字樣者。

再就木版之性質研究之,亦與所發生之現象符合。木版刻帖之利在柔,易于下刀,能纖毫畢肖。但此與印書不同,印書一時能印數百本,搨一份帖并非容易,因為陰文必須用布包的棉槌將噴濕之紙槌入凹處令其密合,然后復用另一棉槌蘸墨一徧徧加上。陰文之邊緣易受壓下陷,多拓使字漸肥。杜工部有句云:“嶧山之碑野火焚,棗木傳摹肥失真”,足見棗木刻書自唐已有,而偏肥是一特點。若一部《閣帖》近二百塊,拓一份并非易事,一時不能多拓,故甚矜貴,大臣入二府者乃賜一本。一時初拓不過數十本,過幾年再拓,木受天然乾濕之侵,或裂或腐,裂則拘以銀錠,腐則使帖失畫失字。吾人應更深入研究木版之特性,墨膠甚易沾塵垢,非若石刻可以洗剔;木版乾剔損木,濕洗腐木,所以墨膠沾垢漸積滿點畫中,則使帖或完全失去點畫,或部份掩沒,使畫短畫瘦。若一邊沾墨一邊內陷,則使點畫變形,或移易位置,使筆意失真,不復有傳真之價值,故不復賜大臣。歐陽修《集古錄》疑版已燬,蓋久不聞有搨帖之事也。其實版尚在,但已損壞,再拓本已不勝外間據初拓本之精翻本。歐陽公去淳化已六七十年,版豈有不壞之理。

直至元右(案宋哲宗年號,1086—1094年),去淳化已百年,版實損壞已甚,禁中久不拓,黃山谷乃云:“元右中,親賢宅從禁中借版墨百本,分貽群僚。” 又宋曹士冕《法帖譜系》云:“余觀近世所謂二王府帖者,蓋中原再刻石本,非禁中板本也,前有目錄,卷尾無篆文,蓋顯然二物矣。” 《閣帖考證》引孫承澤所見古本有紹圣三年(案1096年)宋人跋,謂:“御府法帖板本掌于御書院,歲久板有橫裂紋。魏王好書,嘗從先帝借歸邸中模(即拓)數百本,又刻板本藏之,模搨鐫刻,皆用國工,不復可辨。”魏王者即二王也。想此與山谷所說實是一事。明明版已壞,對所墨本不滿,故據初拓重刻。二王帖今無傳,今世所謂祖本,大都即此百年后版已損壞之拓本,或據此翻刻之本耳。元右去大觀不過二十年,此最后之墨本謬種流傳,坊間復據此粗率翻刻,但求工本廉賤,去真愈遠矣。

時間淘汰文物,不但初拓祖本后世不復得見,其據初拓祖本精翻之本,如《潭》、《絳》舊帖、《二王府帖》,亦不復得見。據南宋人記載,得見一舊拓《絳帖》,已為幸事。其得傳于后世者,乃百年版已損壞之后拓本耳。后世所稱祖本,想即此種本及其翻刻本,故卅處之錯誤為諸本共同,而李氏本獨能免此,故斷其必是根據初拓祖本精翻一傳之本。諸本之共同摹失曾使人疑為祖本不精,李本之出,不但打破祖本不精論,而且此本之精妙,甚至有人疑為淳化諸真跡未燬,南宋高宗依之重刻者。其出現之突然,究為何種本,則有明潘祖純之題跋疑為修內司本,雖未是,頗與人以啟發。據南宋人《法帖譜系》,淳熙十二年(案1185年)乙巳歲二月十五日修內司恭奉圣旨模勒上石,今此本無之,足見非修內司本,而很可能為高宗國子監本。查《考證》引《法帖譜系》云:“紹興中,以內府所藏《淳化閣帖》刻板置之國子監,其首尾與《淳化》略無少異。”明明說是翻《淳化》舊帖。蓋靖康之禍雖盡燬原跡,而帝王之力,或能致一初拓《淳化》初拓祖本。或高宗在外時曾攜初拓精本自隨,為欲加惠學書之士,故精心摹勒,其必為木而非石,蓋淳熙去紹興才四十馀年,若石本未經變故,何須重刻耶!

按虛舟在“右軍部”《旦反帖》下注云:“此帖修內司本闕十一字。”此非引南宋人語,乃虛舟謂自家所見修內司本如此,可見彼所見修內司本亦未免卅處之摹失,明明翻已損祖本而妄加淳熙款耳。世所謂祖本或有名翻刻,大抵作偽託名,而卅處之失誤乃“照妖鏡”也。

李氏本或有疑為石本者,吾未見原本,僅憑影印,未能十分決定。倘是木版,更可能為國子監本。從書法之精細程度觀,非有深于書者為之監督主持,為鉤摹鐫刻者決疑改正,不為功。此本“二王部”最精,蓋高宗雖善書,萬幾之暇,亦只能擇其最高者多留意耳。在下章,與諸本詳細比較時,乃益見其精矣。

今將諸本卅處摹失,列之如下:

?

第一卷 ?《梁武帝帖》,“謝”字失筆。

? ? ? 《唐太宗卿與道宗帖》,后少一“卿”字。

? ? ? ? 《太宗八柱承天帖》,“川岳之靈”,“之”字下少一波。

? ? ? 《太宗門下中書帖》,“一二里”,誤作“三里”。

?

第二卷 ?《桓溫帖》,“馀所”,“所”字摹失。

? ? ? ? 《謝安頓首帖》,“君”字有失筆,“奈何”二字少一折。

? ? ? ? 王洽《感塞帖》,“承”字、“拜”字,皆摹失。(按:此二字《大觀》亦不誤。)

?

第三卷 ?《劉懷之帖》,“秋末陽遠”,少一“秋”字。

?

第四卷 ?《徐嶠之帖》,“動止”二字上多一橫,成“正”。(按:張得天本不多此橫。)

? ? ? 《薄紹之帖》,“多當”,“當”字摹失。

?

第六卷 ?羲之《省別具帖》,“宦”字、“祖”字,皆摹失。

? ? ? ?羲之《袁生帖》,“未”字長豎不出頭,成“”

?

第七卷 ?羲之《桓公當陽帖》,“蔡工”上多一橫,想由板裂,李氏本僅一細線。

? ? ? ? 羲之《省飛白帖》,“省”字闕筆。

? ? ? ? 羲之《敬豫帖》,“敬”字少左邊之繞畫。

羲之《清宴歲半帖》,“”字誤作“”。(按:張得天本此字不誤,而《十七帖》則誤;又同帖“”,誤成“”。)

《向亦得萬書帖》,“備悉”,“”字誤成“”,下少一橫。

《當力東帖》,“”字誤成“”。(按:張得天本有一折痕)

《舍子帖》,“舍”字失去第二小橫,李氏本有第二小橫,證明虛舟釋“舍”字之正。

《昨見君帖》,“寫”字摹失,而李本小折甚清。按此折甚輕,自非至精之摹本,不能傳真。

《同上帖》,“德周”,“德”字作“”,虛舟釋作“德”,亦由李本證之,蓋李本作“”,中間不作兩點,而作“四”字之橫畫也。

《雪候帖》,“患”字之中點與豎連,使人疑為泐痕。

《弘遠帖》,“須遲見此子”,“須”字少一點,虛舟釋作“頃”,謂“須”字應有一點,李本正有一點。按文義,“須”勝“頃”。

《深以自慰帖》“,大斷”,“大”字起筆過重,致虛舟與顧從義皆疑作他字,李本甚輕,決不致誤為他字,足見顧在中明時代,亦未得見佳本。

《愛為上帖》,前面缺“吾服食久……”廿一字,而在卷尾重出“愛為上”兩行。(按:乾隆御刻移《十七帖》本補之。)

?

〔第八卷〕 ?羲之《多日不知君問帖》,“觀望”,“望”字有失筆。(卷八)

《賢內妹帖》,“賢”字缺一點,致有誤釋作“知”者。(卷八)

《伏想清和帖》,第三行“荒”字缺下波。(卷八)

《此郡帖》,“自非常才”,“非”字缺右彎。(卷八)

?

第九卷 ?獻之《奉對帖》,“姊”字缺中豎。

《冠軍帖》,“燋悚”,“悚”字誤作“”。按:此帖重見第十卷者乃偽作,而“悚”字則不誤。

?

第十卷 ?獻之《昨日諸愿帖》,“昨”字“日”旁誤作“目”。按:李本亦有此失誤,則此失恐在祖本。

?

上面所列約卅處之摹失,乃王虛舟根據其平生所見諸本之共同失誤處,且虛舟曾見號稱自祖本翻刻之明初泉州本(按:《考證》稱為《世綵堂帖》,“世綵堂”為賈似道門客廖瑩中堂名,或其所祖本乃廖曾藏者),及明末之肅府本。肅府本自易見。泉州本虛舟在《辯馬蹄帖》下云“泉州帖拓本往往見之”,虛〔舟〕唯不及見乾隆御刻本,所謂淳化四年(案993年)賜畢士安本,然據曾見畢本者言,摹失處亦同他本。當許氏于民國十五年(案1926年)購李本時,集海上諸名公于一堂,亦無人能舉一本能免此卅處之摹失者。且二百馀年來清人欲舍帖從碑,實由帖之失真,蓋隨卅處俱來,乃整個帖之失筆意也。

此問題之解答乃所謂傳世之祖本,乃某一時期以后所拓之祖本,甚至是百年后之拓本。而后世所傳之宋拓本,皆是此等祖本之子孫。乾隆御刻所據之畢士安本,亦是偽託名,豈有一年后之搨本已摹失至此者?

?

?

第四章 ?從書法方面之鑒定

鑒定李本《閣帖》之為紹興國子監本,非有確證,而是半考據半推斷,定其此本較為合理。最重要者,為從其書法之精微傳真程度推斷,非有深于書法者主持摹勒,為之正誤決疑不為功,此則非高宗莫屬。至《大觀》之刻,主其事者為蔡京,書法水平去高宗遠甚。徽宗雖好書,其瘦金體實非書法正宗,故《大觀》雖改正《淳化》一些錯誤,僅關于書家之朝代、官銜方面,而未必以書法勝《淳化》。高宗之時,未必無《大觀》初拓本,紹興之不覆《大觀》而覆《淳化》,必有見地。下面取幾種本與李本比較時,中即有所謂《大觀榷場殘本》。是否為《大觀》原本非無問題,果為真本,則《淳化》、《大觀》優劣顯然矣。

前章以諸本共同之卅處摹失,推考出諸本同為自某一時期以后板已壞之祖本翻出;而以李本之獨能免此卅處摹失,推斷其為自初拓祖本精翻一傳之本。實則其為何種本,固無足重輕,卅處之失誤本無足重輕,在十卷中卅字之有無本于學書無足重輕,足重者隨此卅處俱來之各種失誤,雖不完全失去點畫,其點畫方向位置之偏移,長短肥瘦變易,拖絲鋒鋩失去起止,轉折變形,每帖每行幾乎每字俱有,使晉人、二王筆意完全失去,清人故有“舍帖從碑”之論。此等失誤不僅由于祖本版已壞,且由輾轉翻刻誤差積累,或粗濫翻刻摹鎸,方至此極。如果根據板已壞之祖本精翻一傳,某些錯誤是不會有的,例如草書之右繞,右軍是圓的,其他名書家也是圓滿的,李本都是圓滿,諸本常誤為扁,此非所源祖本版壞之咎,而是誤差積累或粗濫翻刻所致,或是所謂自祖本實僅自版已壞之祖本子孫再翻者,此最后之翻刻縱精亦復何用。例如肅府本號稱自祖本出,并非鉤摹鐫刻不精,而某些錯誤證明其所翻刻不惟不夠版已壞之祖本,且僅為其不肖之子孫耳,溫、張二士之用力亦復何用。乾隆御刻本所稱淳化四年(案993年)賜畢士安本,既是偽託初拓祖本而亦有卅處之摹失,安能決其即板已壞之祖本而非更劣之物。總之,劣至一定程度,雖謂之板壞祖本,尤為過譽,而精至一定程度如李氏本,竟能使人疑為南宋人從原跡上石,此雖決不是,其為初拓祖本精翻一傳之本,則決然無疑。諸本之失真,使學書者誤入歧途,已有清人許多書家定論,非吾一人強為軒輊。右軍真跡尚有《快雪》、《奉橘》等帖,及《圣教序》千馀言集書,皆前人所及見。《閣帖》諸本之為土且,自是曾經比較后之結論。今擇數帖,將李氏本與其他諸本比較,但每帖只取數字,以概其馀。

?

現選取李本中以下數帖,與他本比較之:

?

一、《七十帖》。李本與宋拓《十七帖》及肅府本《閣帖》之比較。

?

??

?

李本

?

? ? ? ? ?

宋拓《十七帖》

?

?

肅府本

?

?

關于此帖,先錄王虛舟《考證》一段如下:

?

按《十七帖》一卷皆右軍真跡,所謂鳳翥龍翔,左規右矩之妙,具于此帖見之。不知王侍書當年何所見,遂生去取其間,且不過數帖,已半脫誤乖舛。及其存者,又復鉤摹失真,比之唐模,相去千里,不謂草率,一至于此,可惜。

?

讀此段議論,足見虛舟平生所見《閣帖》本,與所謂唐模本《十七帖》即今宋拓館本《十七帖》(姜辰英本亦是此類)比較,遠不能及。今以肅府本代表一般《閣帖》本,誠不及《十七帖》,從下面的比較看來,李氏本則有遠勝《十七帖》矣。

(一)“今”與下“年”之首小撇反豎畫之起筆勢為右按,左撇,復右按,后垂直下行。《十七帖》之豎起筆不明顯,遂失此味,豎畫亦以微偏之方向失其意。“年”字,李本三橫近于齊長,《十七帖》則第一橫長得多,第二橫縮,此處非右軍筆意。肅府本以及其他《閣帖》本則偏扭不成話矣。

(二)“政”字磔筆,李本為出鋒之捺,古味盎然;《十七帖》猶存磔意,肅府本則成長點矣。

(三)“七十”字,李本“七”字迴鋒而出甚清晰,《十七帖》及肅府本均失此筆意。“十”字,李本平直凝正,《十七帖》與肅府本均偏扭不成話矣。

(四)“知體氣”三字,《十七帖》大體尚存李本形象,惟“體”字左右聯畫太重,此草書聯筆,肥瘦失度,為諸本通病。“氣”字,中豎失直垂意,肅府本則不成形矣。(按:當趯垂而偏扭失直氣,亦諸本通病,此虛舟所以呵《閣帖》也。)

(五)第二行末“懃加”二字,十七帖“懃”字左上橫嫌長,使全字有左傾之勢;“加”字與李本較,便知右軍此處筆意是“力”橫不太長,豎大方向是趯垂的,而撇則長至矩形另一角,若《十七帖》及肅府本,均失此古味矣。

(六)“慶”,《十七帖》上二橫不平行,肅府本中橫斷。

(七)《十七帖》“復”字似是而非,李本此字左撇雖接版壞處,猶可察見彎兜之象,右長點下段有下垂之象,是內史筆意,使全字穩立;《十七帖》則感筆勢不足,肅府本則不堪比擬矣。

(八)“養”字,《十七帖》末點過輕,是墨掩之象,肅府首二點全失李本及《十七帖》筆意。

(九)第五行“耳”字有頓筆,《十七帖》失去,肅府本猶存此一頓,但寫法應為“”而非“”。《十七帖》及李本皆同,另一“耳”字亦然。按此在草法似無不可,然三卷右軍草書凡真跡“耳”字,下橫無向右伸出豎畫之右者,實因嚴守草源,固當為“”而非“”。唯《此郡帖》為“”,而《此郡帖》雖諸家未貶,吾在羲之書法研究文中曾疑之,其“及”、“耳”等數字當是臨仿。此外則《承足下還來》及《吾昨得一日一起》二帖“耳”字如此寫,一則偽劣,一則米以為張旭亦非右軍。

(十)第五行末“一”字,《十七帖》與李本皆短平,而肅府本特長而向右下宕,非右軍原筆意。肅府本距李本及《十七帖》均過遠。

(十一)第七行“護”字,李本與十七帖相近,似欹卻公成方矩,而肅府本則絞繞偏扭,惡劣已甚。

(十二)“想”字,左右聯畫應有橫掃氣,李本及《十七帖》皆然,肅府本則無橫氣。

(十三)“當”字大彎,李本及《十七帖》皆圓,肅府本不圓,此亦諸閣帖本所共同者。

?

二、《七兒一女帖》。此亦《十七帖》中同名帖,試比較之。

?

??

李本

?

?

《十七帖》

?

?

肅府本

?

(一)“吾”字,李本橫豎嚴整,《十七帖》及肅府本均斜。

(二)“有”字末彎,李本甚圓滿,《十七帖》及肅府本均不圓。

(三)“七”字,李本凝正,《十七帖》及肅府本均欹側不成書。

(四)“娶”字中部,李本極清晰,《十七帖》雖不誤而不清晰,肅府本則摹失矣。

(五)“畢”字長豎,李本趯垂,《十七帖》斜偏左,肅府本則向右偏。而“唯”字豎則斜向左,筆勢不協調。

(六)“尚”字末小橫,李本甚平,《十七帖》則向右下宕,不合筆勢,肅府本則作大圓兜,聯而不斷,去真逾遠。

(七)“耳”字,李本末有垂鉤,《十七》及肅府本均失之。

(八)“同”字,李本亦兩邊對稱平衡,《十七帖》及肅府本均欹側不成字。

(九)第二“有”及“情”字下面圓繞處,《十七帖》及肅府本皆不圓。

(十)“內”字,李本及《十七帖》均方折,肅府本改為純圓筆。

(十一)“外孫”二字之出鋒點,李本進出鋒對稱,為右軍慣用手法,如《平安帖》“來”字右點狀。草書名家如明末傅青主輩率能效之。《十七帖》及肅府本均失之。

(十二)“足”字,肅府本上翹過甚,成怪狀。

?

三、《太常司州帖》。李本與《大觀貼》、《澄清堂帖》及肅府帖之比較。

?

? ??

?

李本

?

?

? ? ? ? ? ??

《大觀帖》

?

? ? ? ? ??

肅府帖

?

首先發現末行“冀或”二字唯李本清晰,見到“冀”字尾拖絲是接到“或”字上橫左起處,不過拖絲方向與橫相近,故有重疊之象,但仍清楚分得開,不似他本拖絲從上橫尾部入。《大觀》此帖猶接此橫上線,而橫末與戈畫聯絡僅馀一平長點,唯李本存其真,此為此帖之最要點。

次為“妙”字長撇繞轉處,唯李本圓潤,三本皆有一折痕。

次為“冀”字長橫下,李本明明是一小橫,他本此處泐成一團,按二王草法,一橫二橫均可。

?

四、《追尋傷悼帖》。李本與肅府本比較。

?

??

李 本

?

? ? ??

肅府本

?

肅府本“尋”字及“得”字,豎均嫌偏斜,“昨”字右豎更斜,甚使全字不穩。“自”字亦偏斜,“便”字左豎亦偏斜,且磔筆李本有波,形成短捺狀,肅府本則成長點。

此帖“哭”字,李本長撇彎長直至與中橫左端齊長,唯近梢分許處有一黑點,蓋他本此撇之短乃由版被墨污塞故少去一段,而此本僅有一墨點,尚存原形。按筆意,此撇應長與橫齊,如《旦極寒帖》之“大”字意,而不應似《快雪晴帖》“山陰張侯”之“侯”字撇狀。

?

?

?

五、《鴨頭丸帖》。李本與今存墨蹟即“馀清齋”曾刻之原跡之比較。

?

? ? ? ?

? ? ? ? ? ? ? 李本 ? ? ? ? ? ? ? ? ? ? ? ? ? ? 摹本

?

如前已說過,《閣帖》所據為真本,而馀清齋所刻為另一失真之摹本,試比較之。

李本“甲”旁“田”近方,馀清齋本則二豎皆內斜,右“鳥”上面較窄,而下面之彎不圓。三小橫無論“鳥”內者,無論下“頭”字內者,李本均極清晰,另本有凌亂之象。“丸”字橫畫起處,運筆逆入極清晰,另本則模糊。“與”字彎畫橫段,李本平,與《奉對帖》“與”字同。另本橫段向上微揚然后圓兜下,此雖在書法上無不可,然失大令之真,蓋大令此處手法乃承上面小橫以及前字二小橫之平勢而來。“君”字二橫均甚平,斜豎收筆甚壯,與右邊出鋒之點及上二平橫成穩重安立之形,另帖則欹側不夠名書矣。

大令書雖行筆多瘦,然“相”右邊牽掣之點及“見”字末筆,則用重磔。右軍凡“見”字草書,末筆亦然。另本則徇俗,用輕筆矣。

上面的比較揭示吾人一種情況,即摹本若是源真本精心鉤摹者,縱令一再轉,亦不致有某種差誤,獨有一種以舊紙略鉤輪廓然后俾能書者以手書之,欲充真跡作偽者,乃有此種“毫釐之差,千里之失”也。

?

六、《十一月廿七日帖》(《寒切帖》)。李本與今傳世有紹興小印墨蹟本之比較。

?

? ??

? ? ? ? ? ? ? ? ? 李 本 ? ? ? ? ? ? ? ? ? ? ? ? ? ?唐摹本

?

墨蹟本乃唐人臨摹本耳,所用筆為一種健心筆,唐宋人習用易得肥。凡聯絡之畫嫌肥,“寒”字上橫過肥,“懸”字下面是三過之“心”而非橫狀。“少”字中豎,李本趯垂而不斜,墨本則偏斜,且長撇作偏垂露,不似刀狀之掠意,非右軍筆。右軍在《閣帖》中,“少”字凡數見,均作斜懸針(刀頭狀),無作近似垂露回收者。“謝”,左豎尚未挑出,已與右繞畫遇,李本則分清。李氏本此帖筆致如生,使轉絞繞處有兔毫過折之痕。吾人若習見右軍并慣用兔毫,則不必比較,亦可見墨本之非右軍筆。

?

以上的比較僅取數帖,每帖僅取數字,然已足概其馀。俗語說:“不怕不識貨,只怕貨比貨”,在符合一般直覺美感時,似乎對比之下即能分別,然書道深微,并非僅憑直覺一見便能分別優劣高下。隨吾人習尚嗜好之迎逆,常將婉弱以為秀逸,僵硬以為質樸,粗獷以為雄強,欹側以為生動,狂縱以為神奇,又豈言語之所能辯。然則此章之從書法鑒定李本之為至善,反對者必無而認為他本之為土且,則抱之不放者必尚有人在,豈知道之與魔之不能并存哉。

?

?

第五章 ?《閣帖》中諸帖之鑒定及選擇

關于《閣帖》中諸帖之真偽評定,宋代有米芾之《法帖題跋》、黃長睿之《法帖刊誤》,入清有王澍之《閣帖考證》。黃已糾米,王復糾正米、黃之失。老米雖深于書,且曾見內府原跡,然仍不免失誤。黃長睿糾王著之外,復糾老米之失,然仍不免失誤遺漏處。虛舟雖晚出,且未得見佳本,其所評論,大都公允;又其釋文亦能糾正劉次莊、顧從義之誤,亦可謂好學深思之士矣。然其未得見佳本,終是一種障礙,其偶有失誤處,或由于此。今有李氏本在手,可進一步糾正虛舟。虛舟既未得見佳本,不但只知詬病王著之真偽雜糅,且以輾轉傳摹之失悉歸之王侍書,于《閣帖》鉤摹鐫刻之精妙傳真乃毫無體會,豈知此帖雖真偽參半,其真跡諸帖,自李氏本觀之,乃宛若手書,克傳晉人筆法。最重要者,乃二王書,而右軍三卷其昭示后世以書法正宗者,尤較大令為可寶。如前已說過,右軍書除《圣教序》集書外,唐摹真跡不過十帖,其他彙帖所刻《閣帖》以外右軍書,大都或是偽作,或經傳摹失真,不堪深究推敲。獨此三卷中有七八十帖之多,不但如見內史揮毫,且多晚年最精最妙之作,山陰棐幾之秘,得此方揭露無馀。羲之草書尚推《十七帖》,及李本出,以《閣帖》與《十七帖》同名帖較之(如前章),便見世傳《十七帖》諸本之失真所在。今日所傳草書墨跡僅《萬歲通天帖》中之《初月帖》,雖晚年,并非甚精者,蓋受兔毫浸墨過深之影響,腰弱生奇怪,右軍雖善控此等筆,“月”字即生奇怪矣。此本既出,乃復見山陰真面目,蓋唐內府諸帖流入民間,復歸宋內府。《十七帖》乃有其半,且《十七帖》雖右軍晚年妙跡,每偏于文靜一類風格,右軍本有一種雄強咨肆者,在《閣帖》中始得見,然非此本不足以表出之。

大令書世間本稀,如前章已論,宣和后得之《鴨頭丸帖》并非真跡,真者乃《淳化》原帖。《閣帖》中《廿九日帖》非《萬歲通天帖》中原物,乃另一摹本,況原帖雖因王氏家傳人不敢議。然此或是大令早年書,總非大令佳跡。當知王方慶去其遠祖已二百馀年,所進呈諸帖未必悉是家傳遺物,或有外購求者。此帖用筆雖近晉人筆致,鈍滯豈足當逸氣,蓋世之子敬,謂之早年,尚是保守之詞耳。老米謂此帖為偽,但以帖語非晉人文字,不足服人,然其不滿于此帖之書法亦可知矣。《閣帖》所據即老米所見,非《萬歲通天帖》原物。《閣帖》大令諸帖如《奉對》、《思戀無往》、《鄱陽一行》諸帖,始足表大令逸氣雄奇,《閣帖》以外,固無一帖能及之也。(按:《閣帖》以外,固無一帖真大令行草書。)

此外,晉人書如王廙、王洽、王珉、庾亮等,亦皆入妙品。然非得此真本,不能見其妙。劣本多違背晉人筆法,萬不能學,則此本關系晉人與二王書法之斷續又是淺鮮,豈可不表而出之乎。

今擬將《閣帖》中諸帖加以選擇,以便影印時可以取其最精者,不必用全部,乃可節省學者費用。由于諸本歪曲真象已甚,《閣帖》中本來是真跡者,亦近于偽,使人益難判斷。有此傳真之本,方能進行選擇工作。選擇的原則是從嚴,寧缺毋濫。

按《閣帖》所刻諸跡,其中偽而劣,諸家并棄者,當然不選。其真而精,諸家公認者,自在選採之列。獨有一種真偽精粗尚有爭議者,應提出討論,在此先定出去取,并寫出理由。

真跡有兩種:一種親筆,一種是精心鉤摹者,所謂唐摹,下真跡一等。此兩種不能從拓本分,皆應在選取之列。一種雖從真跡鉤摹而出,但或鉤摹欠精,或再三轉,故筆致稍欠,如大令《相過帖》,米以為偽,黃以為“借非獻之,韻自可賞”,王虛舟則以為大令存意書。此帖非無缺點,致來老米之譏疑,缺點即在點畫筆致稍差,且結字亦稍鬆。又如右軍《朱處仁》、《清宴歲半》、《吾服食久》、《龍保》、《離不可居》等帖,雖為《十七帖》中帖,但不能與其他“七十”帖,《游目帖》等比。蓋傳摹失真,或在筆意,或在行間,但以第七卷末之“愛為上”兩行比之,可見矣。此數帖不選。

傳摹中或有缺行缺字,為人填補者,大瑜小疵尚可取,如《此郡帖》,頗疑第二行非右軍筆,但他處尚可。此帖為右軍辭郡時書,故仍選錄。

想《小大》皆佳帖,雖有真字,唯后四行為原行,想帖已殘甚,為人描補拼湊成行,復經一次傳摹,令人不可耐。此則瑕多于瑜,不選。

有疑為代筆人書者,如《夫人遂善平康帖》及《敬豫帖》,米以為代筆人書,王虛舟則云米常以《閣帖》中較大之字為非右軍,意似不以為然。愚以為《夫人帖》“夫”字極似《旦極寒》,“平”字極似《平安帖》結體而神韻稍差。《敬豫帖》“委”字不穩,俱非右軍,米鑒良是。是否代筆人書或名手臨摹,尚難決定,總不在選取之列。

《雪候帖》,米以為偽,黃、王不為之辯,是亦以為不佳。查姜白石《絳帖評》,則以為右軍書之平平者。吾以此帖法度精嚴,縱乏右軍一種嶲韻,應在可取之列。《考證》謂“患”字劉釋作“苦”,諸本竟作“在”,李本正作“患”。足見諸本之失誤。

一種為重出之帖,一真一偽者,三家均已鑒定無誤,即依之作去取。又如《鄱陽歸鄉帖》,重見于第五卷及第十卷,皆臨摹本,老米于第五卷則注為子敬,第十卷則注為羊欣,其實第五卷固非子敬,第十卷者亦不夠羊欣,無論子敬,應以虛舟為是,俱不選。

《敬祖帖》,亦重見于第五卷“古法帖”及第十卷“子敬部”,米老定為子敬,長睿既考出《敬祖》較早,與子敬不同時,明明學大令書者書前人帖語,字勢鬆弛,豈足當大令。虛舟謂其神駿,神駿安在?

羲之有一種集書,如《昨見君帖》、《十月七日帖》,既是草書集成者,無行間法,恐誤人觀賞學習,可以不選。

又《適欲遣書帖》,米以為智永,黃以為偽,王以為“字勢圓遒,非右軍不能”。吾以用筆、結字俱佳,但草書字與字之間如此之密,而行間如此之疏,實與集字無殊,不可取。

?

今選羲之書如下:

?

《省別具帖》六行。

《旦夕帖》五行。

《諸從帖》五行。

《此諸賢帖》三行。

《旃剡胡桃帖》六行。

《秋中感懷帖》三行。

《七兒一女帖》五行。

《游目帖》十一行。

《譙周帖》四行。

《知足下連不快帖》四行。

《旦極寒帖》六行。

《建安靈柩帖》四行。

《追尋傷悼帖》十一行。

《袁生帖》三行。

《適太常司州帖》五行。

《司州供給帖》六行。

《適重熙書帖》八行。(首行。“如”字極生硬,疑有摹失。)

《二謝帖》三行。

《七月一日帖》六行。

《桓公當陽帖》八行。

《謝光祿帖》三行。

《徂暑感懷帖》三行。

《知念帖》六行。(虛舟以為非右軍,想未見佳本。)

《長風帖》四行。

《寒切帖》五行。

《皇象帖》二行。

《遠婦帖》二行。

《足下小大佳也帖》四行。

《大常患胛帖》五行。

《向亦得萬書帖》四行。

《熱日更甚帖》三行。

《賢室委頓帖》六行。

《七月六日帖》三行。

《當力東帖》三行。

《四紙飛白帖》二行。(按:《飛白帖》可併在《賢室委頓帖》為一帖。)

《月末帖》二行。

《鄉里人擇藥帖》五行。

《雪候帖》三行。

《愛為上帖》第七卷末二行。

《鹽井火井帖》二行。

《政七十帖》九行。

《伏想清和帖》七行。

《運民帖》二行。

《足勞人意帖》一行。

《多日不知君問帖》六行。

《不得西問耿耿帖》一行。

《周常侍帖》二行。

《鄉里人樂著縣帖》十一行。

《不大思其方帖》三行。

《吾唯辨之帖》四行。

《中郎女帖》四行。

《得西問帖》三行。

《淡悶乾嘔帖》四行。

《發瘧帖》三行。

《江狼帖》三行。

《賢內妹帖》二行。

《安西帖》三行。

《夜來腹痛帖》七行。

《冬中感懷帖》五行。

《闊轉久帖》三行。

《不得執手帖》三行。

《邛竹杖帖》二行。

《上虞妹帖》二行。

《阮郎帖》七行。

《丘令送此宅圖帖》四行。

《不得西問帖》一行。

《飛白帖》三行。

《謝生在山帖》六行。

《採菊帖》五行。

《昨故遣書帖》七行。

《雨快帖》七行。

《黃甘帖》四行。

《取鄉女聲帖》二行。

《此郡帖》八行。

?

計七十三帖,三百廿五行。

?

在選獻之帖以前,先略談一談情況。獻之書遠較羲之為少,在六朝已有“買王得羊,不失所望”之語,唐人書勢漸趨狂縱,偽作大令者尤多,或有集書,亦非悉從真跡來,或有從傳摹失真之本拼湊而成者。米、黃、王三家皆失之過寬。我有專論《閣帖》中子敬書一文,詳論其書法,其中只選廿三帖,分完善無疵者十五帖、大瑜小疵者八帖。其為三家所選而吾不取者十馀帖,以與海內深于書法者共商之。

?

獻之書:

?

《思戀觸事帖》六行。

《愿馀帖》七行。

《思戀無往帖》五行。

《阮新婦帖》三行。

《奉對帖》九行。

《腎氣丸帖》三行。

《先夜帖》五行。

《承冠軍》三行。

《可必不帖》三行。

《鴨頭丸帖》二行。

《不審疾損帖》五行。

《服油帖》五行。

《昨日諸愿帖》十一行。

《不審尊體帖》五行。

《鄱陽一行帖》六行。

?

以下諸帖稍有疵瑕,仍在選取之列:

?

《永嘉帖》九行。

《諸舍帖》二行。

《節過歲終帖》八行。 ?

《授衣帖》十二行。

《姑比日帖》六行。

《安和帖》十三行。

?

共廿一帖,一百廿八行。

?

今列違三家之意,不取之帖如下:

?

一、《發吳興帖》。米、黃定為真跡,無異議。然虛舟指出“五”乃“吾”之誤、“與”乃草書“興”之誤、“后”乃草書“復”之誤,似對此帖不能無疑。此等錯誤不能歸咎鉤摹鐫刻者,而是原帖之咎,此帖決非真跡,而是拼湊作偽之鉤摹本。蓋唐宋人購晉帖已不求其必為真跡,即鉤摹本已甚寶貴,作偽者因而幾種法:一是自真跡精心鉤摹,此在學書,即作真跡觀可也;二是臨摹本,雖出名手,點畫、用筆、結字必多不合;三是集成鉤摹,若字有真源,點畫、結字雖無病,行間則易覺察。字有真源,亦足觀玩,舍其行間而賞其字可也。若原帖殘損已甚,或僅知帖語而欲作偽,就帖語拼湊鉤摹,而來源真偽雜糅,當真源較多時最不易辨。大令書多蟬聯,作偽者就帖語拼湊,常截取數字一筆成書者,其不可得真源之字,則臨仿拼湊,故一帖之中行間或貫或不貫,用筆、結字或是或不是。例如《承冠軍帖》第九卷者為真跡,而重出第十卷者,并非自真跡鉤摹或臨摹下,而是依此帖語自他帖鉤摹或臨摹拼湊而成。有真跡在傍,尚能鑒別,設無真跡在傍,幾何而不受其蒙哉。此《發吳興帖》字頗多真源,勝《靜息》、《白東》等帖,然自行間論固多不合,結字、用筆亦能覺察其不合處,蓋集字亦有自偽帖中來或竟偽造者,因僅二三字,人或諒之,而鑒定應從行間、結字、用筆三方面嚴格要求明矣。大令之盛名豈易得,有些書家或賞鑒家一方面高視大令,甚至謂超過右軍,一方面將偽作真,不啻在虛名上肯定,在實際上否定之。試觀所選確真完善之十五帖,上列不取諸帖之病,何處放得進耶。

二、《靜息帖》。此帖三家均以為真,細查點畫,既未能宛若手書,雖得李本,尤未能令人滿意。行間尤劣,明系集成或作偽。其個別字之優劣,亦隨其所取字之來源,其稍佳者,乃有真源也。若行間大都甚劣,其稍有略順適者,或是截取原帖數字蟬聯者。以此不顧三家之鑒而棄之。

三《姊性纏綿帖》。二行書絞繞瘦勁有真源,然似是而非,乃有真源而傳摹多轉,遠失真筆,看去頗不順眼,如“事”字上橫左邊嫌短:“不可”,“可”字橫畫下搭,與上“不”字不能融洽;帖末“耳”字,末筆不頓而飄,非山陰家法,此傳摹之失也。此帖雖無集字之雜亂,然虯繞飄浮,恐誤后學,故舍之。

四、《夏節近帖》。前三行尚可入選,后面行間雜亂不貫氣,亦是拼湊作偽之書,不足取作師范。

五、《歲盡帖》。此帖雖有真源,恐是輾轉傳摹之本,點畫不能宛若手書,行間既不貫,結字有不甚緊者。總之此帖使人有不融洽感,借非摹失,恐是一種拼湊之書,故亦有佳字,拼湊之集書再經傳摹乃如此。作偽者眩離婁信然。

六、《衛軍帖》。此帖行間雖無大病,除后數字,亦多不融洽。點畫稍僵,恐經傳摹失真。末行有可取處,從嚴可舍。

七、《白東帖》。此帖雖有真源,有佳字,然頗多缺點,首行尤劣。第三行“豈”字下“謂”字有猥瑣之狀。第四行“惻”字右豎偏斜失度。第六行“悲”字二豎均不佳,右豎之斜無補償。后三行有佳字,然如“積”字、“愿”字,不穩而氣弱,有誤后學,精選時可棄之。

八、《舍內帖》。首“白”字前,顯然缺“獻之”二字。首行末“遂”字,本屬第二行首。行間之挪移在《閣帖》本屬常事,然此帖“舍”字中豎之斜,全字拘謹,則咎不在《閣帖》,可舍之。

九、《得西問帖》。草書平靜,是早年學右軍書,然怯嫩,若《還此帖》,則并此不如矣,可不取。

十、《月終帖》。米以為偽,王以為真,吾以為有真源,但傳摹失真。“終伏惟”三字,甚怯嫩。“不審”,“審”字中豎斜得無理,與上“不”字中豎不接氣,試比較《不審尊體帖》中此二字,便見優劣,可棄。

?

上列十帖,除《姊性纏綿帖》從寬尚可取,馀併應棄。另有第九卷末之《諸舍》二帖,雖無大病,亦是后人臨仿,庸俗之氣盛使人不可耐。又《仲宗》、《黃門》二帖,米以為偽,黃以為亦王氏書,非大令。王則以為是真大令,有自在游行之致。吾以為自在安在,乃拘澀耳,不取。右軍第七卷后《小園子帖》,米以為前三行偽,后皆子敬書;王虛舟以為狂縱不夠子敬。虛舟論子敬本寬,于此帖獨嚴。然此中非無真源之字,遠較第九卷末之《諸舍帖》為佳,故能惑老米,然亦拼湊之書,或再經傳摹,故不選。又,虛舟以第四至第八行為一帖,第九至末為一帖,吾以為然,且后一帖為佳。

從上述諸帖之評語,可明二事:一者,偽帖之來源甚多,集字之來源本有真偽,傳摹之精粗亦有等差,集字作偽復與傳摹結合,非以書法從嚴要求不能辨。二者,對獻之書法認識,應從所選諸標準帖求之,然后通過比較方知優劣之分。若從未研究《閣帖》,而以為可以望氣而知者,吾不信也。

選擇獻之帖之工作,非得善本如李氏本者實無從進行,因真帖受歪曲亦失其真。獻之《閣帖》以外之真跡幾于絕無,不似羲之猶有《圣教序》以及《快雪時晴》等約十帖以為標準衡量,故必從李氏本參考三家之鑒定,更加從嚴。今選出廿馀帖,此方是真獻之。若胸中未嫺熟此廿馀帖,認識其他似是而非之帖,而議二王優劣,豈能有當。

?

魏晉六朝人書:

選帖宗旨是為學書,是以書法衡量為準,書衡各家不盡相同,是以米、黃、王三家亦有互異。魏晉六朝人多有僅存一帖者,不似二王書可以從多帖求準,而只能從本帖書法優劣定真偽高下。三家所見皆同,余亦同者則定之,其有不同者則提出去取理由。

?

一、張芝書只晉宣名下兩行堪當“絕倫多奇”之讚,若《秋涼平善帖》,雖古雅專謹,不足當之。學章草者,若學此等書,必流入平庸一路,皇象《文武帖》亦然。學章草者應學索靖《七月廿六日帖》、王廙后二帖,不應學此等拘謹之書,更不應學世俗所傳之《急就章》與《出師頌》之類。

二、張華書虛舟以為多俗筆,《考證》又引姜白石《絳帖評語》非之。吾以為此帖遒勁,大部字皆有法度,“反”特古,署名亦好,應取。

三、蕭子云小楷帖,從此帖觀之,“凍蠅”之譏不虛,而虛舟稱頌之,殊可怪。余以為子云書未必爾爾,“凍蠅”之譏正根據此等帖,而此帖是否即能代表子云書則是一個問題,甚至此帖之真偽亦大有問題,六朝書名豈易得哉!

四、沉約書雖有清致,然書法絞繞,無可師法處。真偽既無可定,此選又只重書法,舍之可也。

五、鍾繇《宣示帖》原本亦經傳摹,亦未能勝《閣帖》外他本,亦同右軍《黃庭》、《樂毅》之類,可不選。

六、古法帖中宋儋書,米謂儋為唐明皇時人,學鍾書專取側勢;虛舟則以為一正一偏,清思迥迥。吾以二公之語皆不恰當,儋書有鍾法,但又不甘拘守法度成“凍蠅”,欲取側勢生妙態而學力未足,故一篇之中忽縱忽謹,不融洽,蓋有志未成者。其書將今人迷惑,故雖佳不可學。

?

魏晉六朝人無不學鍾、張,與二王同源。吾人學二王外,宜從魏晉諸家學得其變化、風格、體態,而不變根本處,并研究右軍書法何以在書才輩出之東晉獨冠儕輩,更進一步研究二王優劣。書道深遠,淺嘗輒止者終不得入耳。

今選帖如下:

?

張芝《之白阿史帖》二行。(此帖在晉宣名下,首有“之白”字,高古精妙,前人定為伯英,信非伯英不能。)

桓溫《大事帖》五行。

王導《省事帖》八行,《改朔帖》五行。

王敦《蠟節帖》六行,《十八女帖》四行,《何如帖》四行,《今欲出帖》四行。

王廙《祥除帖》六行,《奉賜帖》四行,《七月十三日帖》九行。

郗鑒《災禍帖》五行。

謝安《念君帖》四行。

庾亮《書箱帖》五行。

杜預《歲忽已終帖》五行。

王徽之《得信帖》七行。

王洽《尋告帖》三行,《不孝帖》七行,《兄子帖》三行,《感寒帖》二行。

王珣《三月四日帖》四行。

郗愔《九月七日帖》三行,《廿四日帖》九行。

衛瓘《故州帖》六行。

謝萬《七月十日帖》六行。

庾翼《故吏帖》七行。

謝璠伯《比計帖》四行。

謝莊《弟昨還帖》七行。

王煥之《二嫂帖》八行。

王坦之《謝郎帖》四行。

王凝之《庾氏女帖》七行。

王操之《識婢帖》三行。

王邃《始事帖》三行。

索靖《七月廿六日帖》四行。

王曇首《昨服散帖》五行。

王恬《得示帖》二行。

孔琳之《日月帖》十一行。

王筠《節過帖》六行。

陳逵《歲終帖》三行。

王僧虔《劉伯寵帖》十三行,《南臺帖》六行。

蕭思話《節近帖》四行。

薄紹之《知弟帖》六行。

東晉元帝《忽中秋帖》五行。

東晉明帝《墓次帖》二行。

東晉哀帝《承中書郎帖》四行。

東晉簡文帝《慶賜事帖》六行。

東晉康帝《陸女郎帖》二行。

東晉文孝王《異暑帖》三行。

宋明帝《鄭脩容帖》四行。

?

共五十一帖,二百五十五行。

?

選魏晉六朝后,便當選唐人書,我以為書法盛于晉,極于二王,始衰于唐。初唐三家及唐文皇尤有六朝風味,然亦只部分書能及格。虞書《廟堂碑》為唐碑第一,堪入晉人之室。《閣帖》中虞書唯《左腳帖》堪入選。率更正楷,我同意明王世貞“幸幸寒儉殊不足觀”之評,《九成宮》尤劣。其行書似欲法古得奇而褊隘已甚,去魏晉風度遠矣。唯草書二帖(在獻之部中)法度精嚴,前人謂“難與競爽”者是也。褚河南諸碑均不佳。《閣帖》中《家姪帖》有六朝柬札之風。薛稷、褚庭誨各一帖,皆佳,有晉人自在游行之致。唐文皇《溫泉銘》等并不佳,求奇反生扭戾。唯《閣帖》中《兩度帖》直逼右軍,取此帖以代表其書。

以上對唐人書的評論,并非我故作高論。如果吾人根據李本《閣帖》,用力學習上面所選的二王、魏晉六朝人書,以及北碑中如《張猛龍碑》等幾種較完善之碑,就能發現南帖、北碑的統一的書法,要求便高高。書法可以有千殊萬別的風格,但法度準繩是一致的。

?

?

附錄 ?周伯鼎《題臨川李氏本〈淳化閣帖〉》

文皇下詔褚繼虞。弘文館內校王書。君臣書法堪知圣。千二百紙間言無。至宋所存不什一。竭澤而索源終枯。百五十帖真僅半。中多魚目混驪珠。米黃校讎猶有失。虛舟晚出將奈何。八百年間一四顧。卅處摹失如燃犀。所見諸本并如此。誰能解此千古謎。考證考古不見古。想像祖本徒紛拏。絳潭舊拓空著錄。二王府帖魂夢紆。考出魏王借舊版。曾墨百本散中都。坊間據此復輾轉。粗濫製造多差訛。託名舊本況作祖。并是此等譸張徒。清代書家真有識。捨帖從碑論未拘。臨川忽出李氏本。四寶失色光陸離。山陰書法斷復續,一線賴此齊歡呼。懸揣高宗曾在外。祖本初拓應自隨。鐫摹一時皆國手。君王善書能決疑。此本一出如杲日。拖絲轉折復其初。夜光闇投遭控劍。伯樂無力仍鹽車。憶昔清末曾影印。化身千萬慶群迷。許氏刊此太珍祕。百二十部得者稀。我學此本四十載。欲報師恩傳鉢盂。真經有法難如此。嗚呼吾意其終幸。

右題臨川李氏本閣帖有感。東至周伯鼎未定稿,時年七十七矣。

?

?

(全文)

国产偷拍视频偷窥区,激情五月婷婷播播,手机看片久久大香蕉,大香蕉老司机视频在线看,精品国产91色,爱搞搞电影,人人妻操在线视频播放 国产在线av试看 国产情侣 七次郎超碰cao 国内老夫妻好视频 好屌色在线视频观看 国产夫妻露脸自拍 丁香 国产 图片专区 人人视频青青草 狠狠she2020在线电影 激情五月五月婷婷 家庭伦理动漫 哥哥感干 国产自拍视频在线观看 黄色成人快播 久草视频色费播放在线 欧美日本午夜伦理 国产成年人片在线观看 狠狠cao在线视频 激情五月网 大香蕉伊青青草草狼人 哥哥插网站 国产自拍福利视频 恨恨撸视频 久草视频色费播放在线 欧美日本午夜伦理 国产成年人片在线观看 狠狠cao在线视频 激情五月网 大香蕉伊青青草草狼人 哥哥插网站 国产自拍福利视频 恨恨撸视频 久草视频色费播放在线 欧美日本午夜伦理 国产成年人片在线观看 狠狠cao在线视频 激情五月网 大香蕉伊青青草草狼人 国产 自拍 很很撸在线视频播放 激情五月激情综合网 久久草久久日久久碰 高清无码在线观看 国产无码在线播放 狠狠色 大色哥 在线视频 国产 自拍 色大香蕉新在线 国产 自拍 很很撸在线视频播放 激情五月激情综合网 久久草久久日久久碰 高清无码在线观看 国产无码在线播放 狠狠色 大色哥 在线视频 国产 自拍 色大香蕉新在线 国产 自拍 很很撸在线视频播放 激情五月激情综合网 久久草久久日久久碰 高清无码在线观看 国产无码在线播放 狠狠色 大色哥 在线视频 国产 自拍 色大香蕉新在线 国产 自拍 很很撸在线视频播放 激情五月激情综合网 久久草久久日久久碰 高清无码在线观看 国产无码在线播放 狠狠色 大色哥 在线视频 国产 自拍 色大香蕉新在线 国产 自拍 很很撸在线视频播放 激情五月激情综合网 色中色 哥也色蝴蝶谷 好吊色视频 激情四房 91 国产自拍 干妹妹社区男人天堂 国产偷拍专业网站 狠狠橹2015先锋影院 香蕉a视频伦理 色中色 哥也色蝴蝶谷 好吊色视频 激情四房 91 国产自拍 干妹妹社区男人天堂 国产偷拍专业网站 狠狠橹2015先锋影院 香蕉a视频伦理 色中色 哥也色蝴蝶谷 好吊色视频 激情四房 91 国产自拍 干妹妹撸哥哥 国产偷拍在线视频 狠狠橹2015先锋影音 一本道伊人久草在 天天射天天日天天爽 哥也色guan 好吊妞视频这里有精品 激情视频在线视频 青青青草草视 干妹妹撸哥哥 国产偷拍在线视频 狠狠橹2015先锋影音 一本道伊人久草在 天天射天天日天天爽 哥也色guan 好吊妞视频这里有精品 色和大香蕉观看视频 婷婷 五月 丁香 视频 哥哥在线视频 好屌草这里只有精品 激情都市亚洲 人人视频青青草 操比网站 国产视频在线直播 狠狠干大香蕉 色和大香蕉观看视频 婷婷 五月 丁香 视频 哥哥在线视频 好屌草这里只有精品 激情都市亚洲 人人视频青青草 操比网站 国产视频在线直播 狠狠干大香蕉 色和大香蕉观看视频 婷婷 五月 丁香 视频 哥哥在线视频 好屌草这里只有精品 激情都市亚洲 人人视频青青草 操比网站 国产视频在线直播 狠狠干大香蕉 色和大香蕉观看视频 婷婷 五月 丁香 视频 哥哥在线视频 好屌草这里只有精品 激情都市亚洲 人人视频青青草 操比网站 国产视频在线直播 狠狠干大香蕉 色和大香蕉观看视频 婷婷 五月 丁香 视频 哥哥在线视频 狠狠操在线视频观看 姐姐妹妹福利视频网 97大香蕉手机在线视频 哥哥去在线免费观看 韩国 三 级 电 影 激情成人文学 偷拍自拍大香蕉. 福利视频在线播放 国产欧美偷拍变态另类 狠狠操在线视频观看 姐姐妹妹福利视频网 97大香蕉手机在线视频 哥哥去在线免费观看 韩国 三 级 电 影 激情成人文学 偷拍自拍大香蕉. 福利视频在线播放 国产欧美偷拍变态另类 狠狠操在线视频观看 姐姐妹妹福利视频网 97大香蕉手机在线视频 哥哥去在线免费观看 韩国 三 级 电 影 激情成人文学 偷拍自拍大香蕉. 福利视频在线播放 国产欧美偷拍变态另类 狠狠操在线视频观看 姐姐妹妹福利视频网 97大香蕉手机在线视频 哥哥去也色 国内自拍 激情成人社区 大香蕉在线观看 奇米电影777 国产明星自拍在线播放 狠狠操在线视频播放 姐姐妹妹av高清影院 青青草国产视频 国产福利偷拍网站 狠狠爱夜夜橹在线播放 激情性爱五月 国产自拍人人操 哥哥妹妹想要想日 国产综合第2页 黄网站色琪琪永久 2020人人干 91自拍偷拍在线 国产福利偷拍网站 狠狠爱夜夜橹在线播放 激情性爱五月 国产自拍人人操 哥哥妹妹想要想日 国产综合第2页 黄网站色琪琪永久 2020人人干 91自拍偷拍在线 国产福利偷拍网站 狠狠爱夜夜橹在线播放 激情性爱五月 国产自拍人人操 哥哥妹妹想要想日 国产综合第2页 黄网站色琪琪永久 2020人人干 91自拍偷拍在线 国产福利偷拍网站 狠狠爱夜夜橹在线播放 激情性爱五月 国产自拍人人操 哥哥妹妹想要想日 国产综合第2页 黄网站色琪琪永久 2020人人干 91自拍偷拍在线 国产福利偷拍网站 狠狠爱夜夜橹在线播放 激情性爱五月 国产自拍人人操 国产成人在线 狠狠she日日啪2020 激情五月在线电影 亚洲 国产 哥哥搞日日操 国产自拍手机在线 黄色成人直播 另类重口味视频 免费操逼网站 国产成人在线 狠狠she日日啪2020 激情五月在线电影 亚洲 国产 哥哥搞日日操 国产自拍手机在线 黄色成人直播 另类重口味视频 免费操逼网站 国产成人在线 青青碰人青青草免费 国产自拍偷拍在线播放 青青草华人在线av 伊人影院在线大香 无码大香蕉网伊人色 久久大香蕉视频网 青草精品资源在线 伊人大香蕉在线精品 97资源总站久久爱视频 自拍中文字幕 青青草手机在线视频 青青草久久爱大香蕉 国产青青草自拍 伊人大香蕉在线精品 97资源总站久久爱视频 自拍中文字幕 av图片在线看 久草视频福利免费资源站 自拍国产视频在线 www.琪琪色 爱色影爱色搞搞 97资源库 大香萑a久草视频 久草在线福利资站 青青草成人在线免费视频 久久精品国can视频在热 99热国产情侣偷拍 国产自拍 在线 凹凸分类视频97免费 av啪啪中文网站 青青草91自拍视频 奇米影视第四色 国产无限制自拍 大香蕉伊人精品在线 久久手机看片国产免费 无码大香蕉网伊人色 亚洲激情色 久草99福利资源 狼人色终合网站 91色国产色去色 2019奇米777奇米网 久久草妹妹色 米奇影院888奇米色 青青青草成人免费现看 超碰自拍 在线99热这里精品 色琪琪永久无码 伊人大香蕉成人视频综合 国产自拍视频在线 大香蕉伊人久操在线 青青草久草热久久草 偷拍自拍第四色 奇米网电影网 超碰99久久天天拍日日操 天天拍天天拍久草片 激情图片,激情小说 超碰碰av大香蕉伊人 久草97大香蕉伊人 美女伊人色情香蕉网站 青青草华人免费视频在线 大香蕉伊人久草视频 奇米网在线手机在线 青草七次郞视频观看 青青草公开在线观看 狠狠夜夜干大香蕉伊人 777奇米网 日逼视频网站 欧美人和动物XXX 大香蕉色 欧美 国产 奇米影院首页 大香蕉伊人久久爱在线 青青青草免费手机播放 国产青青草 欧美一级黑寡妇夜夜干 啪啪 国产精品 东方aⅴ在线看 手机看A片 777米奇色狠狠俺去啦 香蕉网站伊人中文字幕 久操在线新免费视频 伊人影院在线大香 大香蕉成人伊人在线视频 青青草成人在线视频观看 91国产自拍偷拍视频 青青草色爱久久 精品国产自拍 小色狗 琪琪热热色无码 影音先锋大香蕉久草资源 小明视频看看成人免费 俺去了色网婷婷色 久久色情片 超碰在线青青草 超碰视频起碰视频 国产偷拍自拍影音先锋 小明视频看看成人免费 俺去了色网婷婷色 久久色情片 超碰在线青青草 超碰视频起碰视频 国产偷拍自拍影音先锋 老鸭窝在线视频 www.奇米在线四色 老版本日本怡春院 强奸乱伦在线观看 青青草在观视频 色琪琪在线视频原网 欧美色色大香焦 欧美色热图 亚洲香蕉手机在线观看视频 偷拍偷窥自拍网站 超91在线观看 最新奇米奇色777在线 婷婷网站 微拍秒拍福利视频 自拍在线 精品视频 欧美情色无码在线 久草激情视频 午夜高清影院在线观看 第四色青娱乐奇米影视 青青草在线综合 99热这里有精品 自拍偷拍影音先锋 国产自拍 先锋影音 成人在线视频97 久草在线免费观看大香蕉 99er久久国产精品在线 精品国产在线偷拍 啪啪青青草视频 国内偷拍 亚洲 大香蕉成人手机在线 在线伊人大香蕉手机版 久草伊人久草视频 伊人久久青青草综合网 青青草手机在线视频 青青草久久爱大香蕉 国产青青草自拍 伊人大香蕉在线精品 97资源总站久久爱视频 自拍中文字幕 av图片在线看 久草视频福利免费资源站 自拍国产视频在线 www.琪琪色 爱色影爱色搞搞 97资源库 大香蕉在线视频免费观看 a片直播妹子在线视频 a.v在线视频 开心五月色婷婷免费 香蕉福利视频在线观 青青草成人+激情偷拍 青青草视频大香蕉伊人网 av啪啪中文网站 青青草91自拍视频 奇米影视第四色 国产无限制自拍 大香蕉伊人精品在线 久久手机看片国产免费 无码大香蕉网伊人色 亚洲激情色 久草99福利资源 狼人色终合网站 91色国产色去色 2019奇米777奇米网 久久草妹妹色 米奇影院888奇米色 青青青草成人免费现看 超碰自拍 在线99热这里精品 色琪琪永久无码 伊人大香蕉成人视频综合 国产自拍视频在线 大香蕉伊人久操在线 青青草久草热久久草 偷拍自拍第四色 奇米网电影网 超碰99久久天天拍日日操 天天拍天天拍久草片 激情图片,激情小说 青青草久草热久久草 偷拍自拍第四色 奇米网电影网 超碰99久久天天拍日日操 天天拍天天拍久草片 操好屌色 米奇先锋 久草 偷拍 亚洲,偷拍,自拍,精品 伊人大香蕉综合色 大香蕉久久久 成人色啪啪 大香蕉色看片 欧美自拍在线 久久色综合网站xoxo 久热草大香蕉在线视频 久久大香蕉视频网 肏逼免费视频在线 网友自拍偷拍 欧美 国产 奇米影院首页 大香蕉伊人久久爱在线 青青青草免费手机播放 国产青青草 欧美一级黑寡妇夜夜干 啪啪 国产精品 东方aⅴ在线看 手机看A片 777米奇色狠狠俺去啦 香蕉网站伊人中文字幕 久操在线新免费视频 伊人影院在线大香 大香蕉成人伊人在线视频 青青草成人在线视频观看 91国产自拍偷拍视频 青青草色爱久久 精品国产自拍 小色狗 琪琪热热色无码 影音先锋大香蕉久草资源 小明视频看看成人免费 俺去了色网婷婷色 久久色情片 超碰在线青青草 欧美激情图片 自拍超碰 久草视频在线 天天 综合色伊人网 大香蕉视频成人中文网 大香蕉伊人欧美色 久热在线播放中文字幕 青青草久草福利 欧美色色大香焦 欧美色热图 亚洲香蕉手机在线观看视频 偷拍偷窥自拍网站 超91在线观看 最新奇米奇色777在线 婷婷网站 微拍秒拍福利视频 自拍在线 精品视频 欧美情色无码在线 久草激情视频 午夜高清影院在线观看 第四色青娱乐奇米影视 青青草在线综合 99热这里有精品 自拍偷拍影音先锋 国产自拍 先锋影音 成人在线视频97 久草在线免费观看大香蕉 99er久久国产精品在线
香港日本三级在线播放 777米奇影视第四色影视 久草新视频免费观看97 97久免费线资源总站 日韩小明发布永久视频 国产啪啪啪 色久草 欧美大香蕉免费一级/片 久久草草在线网站 亚洲免费资源视频 黄视频色视频网站 狠狠橹快播影院 大香蕉久久伊人草在线 国产91视频 久久爱啪啪免费费视频 手机久草资源在线视频 大香蕉 久久 手机在线国产综合青青 狠狠擼网址2020 青青操成人在线视频观看 大香蕉青青草久草 自拍偷拍图片专区 东京热精品视频99 韩国三级电影在线观看 好屌操 偷拍自拍国产青青草 手机在线国产综合青青 东方伊甸园av 在线 中文综合六月婷婷 国产 影音先锋 亚洲 狠狠橹影院 国产成人青青草 东京热精品视频99 国内在线视频第10页 国产偷拍自拍 在线视频 亚洲视频 国产自 青青草在线国产偷拍视频播放 青青草碰在线视频公开 久久er热在这里只有精品 青青草在线影院 狠狠she日日啪2020 大香 蕉伊人在钱免费视频 人人操在线视频 青青操伊人大香蕉在线 偷拍自拍影音先锋 哥也操色人格阁 大香蕉自拍 在线视频 成人国产在线视频 国产自拍综合露脸 青青草青青草网站